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
  

陕西富平贩婴案21名被拐儿童竟遭当地政府藏匿3年后才让家长认领

发布日期:2022-05-06 01:3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“2013年明明解救回来4名婴儿,现在又告诉大家还有21个孩子?”杨秋棉说,找孩子还能相信政府么?

  据悉,2015年9月华商报在报道“全国打拐解救儿童寻亲公告平台”上线时提到,“该平台首次公布的信息中,21名陕西地区的被解救孩子均为“富平贩婴案”的解救儿童。”

  更让人不满的是,渭南市和富平县的民众发现,就连这个姗姗来迟的公告,数日后也遭到了删除。

  “害怕当地出丑的心态在作怪,当地政府想等到风波平息了,才让孩子们找爸爸妈妈。”渭南市一位公务人员道出个中缘由。

  这名一直关注事态发展的知情者透露,贩婴案发生后,陕西省委、省政府主要负责人多次批示,并由省长娄勤俭主持召开专题会议,要求依法打击犯罪,依纪追究责任,并“主动接受媒体和社会监督,及时公开案件查处情况”。

  “但当地也使了很多花招,应付省领导要求。”该知情者透露,为了减小社会影响,首先是拆案,把张淑侠单独提出来审判,无论是犯“事业单位人员失职罪”的其四名同事,还是与其一起贩婴的“产业链”上的数名同案犯,都没有与其并案处理。

  其二,统一口径,不主动发布信息。据2013年8月14日《法治周末》报道,该报记者前往富平县采访,该县公安局政工科人员称“采访贩婴案相关内容必须外宣办同意”,县外宣办主任程奇则称贩婴案的宣传报道要降温,“言下之意,劝记者也不要采访了”。

  第三,刻意低调。“警方找回21个孩子是悄悄送到福利院的,就怕让媒体知道,越炒越热,无法收场。”该知情人士称。

  华东政法大学刑事诉讼法教师刘红教授认为,从渭南民政部门发布的解救信息来看,张淑侠可能涉及漏罪,需要追究。

  “富平警方应该发布更为明确的信息,以使公众知道,这21个婴儿,是否有全部或者部分是张淑侠贩卖的。”刘红说,如果张淑侠被确认跟这些孩子的贩卖有关,那么司法机关要重新进行量刑。

  1月6日,警方负责人回复:刑警大队称孩子解救回来以后就交到了市民政部门,他们再没有管这些事,别的信息无法再提供。

  渭南市儿童福利院院长高玉宏称,自己只管这些孩子们的生活起居,让他们“吃得美,睡得美”,对于其它信息则不便提供。

  目前,在当地政府网站无法找到任何关于此次事件的相关解释。但通过搜索发现,在贩婴案中被免职的富平县副县长李雷平,已于2015年7月出任渭南市信访局副局长。



上一篇:傅泽勋:“95后”的木工“状元” 下一篇:攻克砷碱渣治理世界难题 长沙两项技术、两家企业入围2021“科创